您所在的位置: 商视界网首页  >>  政策  >>   正文

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

2016-07-05 09:35 来源: 经济日报

《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将重点解决民间投资中政策措施不落地、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突出问题。这剂良药对于缓解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明显下滑趋势的“疗效”,值得期待

今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增速明显下滑。1月至5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3.9%,增速比2015年回落6.2个百分点;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62.0%,比去年同期降低3.4个百分点。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将重点解决民间投资中政策措施不落地、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突出问题。这剂旨在促进民间投资回稳向好,更好发挥民间投资主力军作用的“新药方”,能否让民间投资表现疲软的态势“药到病除”?

政策设计保证机会公平

近几年来,非公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已成为我国经济的重要基础。目前,非公经济创造了60%左右的国内生产总值、80%左右的社会就业,民间投资已占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60%以上。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系副教授钟惠波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民间投资增速放缓,既有经济下行压力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长周期预期的因素,还与政策层面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政策落地卡在“最后一公里”息息相关。

为进一步鼓励和扩大民间投资,国家近年来也出台一系列的政策举措。2005年出台《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2010年颁布《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2014年推出《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等等。

“这些政策都很好,民营企业反响也非常好,但是政策在落实的过程当中情况就千差万别,有的就没有完全落实到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说。

国务院近期部署开展的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和第三方评估调研结果显示,部分地区、部分领域,仍然存在着政策措施不落地、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企业成本高负担重等突出问题。

一些专家表示,出现政策落地慢、落地难的关键原因是民营企业难以享受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国民待遇”,导致其获取关键要素的机会不公平、发展空间被压缩。因此,解决政策落地难,首先要从思想观念和政策设计上,真正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下好简政放权先手棋

国务院办公厅此次印发的《通知》明确,今年下半年,国务院审改办要会同有关部门,对“放管服”改革落实情况进行专项检查。

本届政府成立以来,以简政放权为“先手棋”,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激发了企业活力。不过,也有民营企业反映,部分地区仍然存在重审批、轻监管、少服务等问题,相关行政审批链条未见明显缩短、审批效率没有明显提高。“双随机、一公开”未全面推开,重复检查较多,政府服务缺位。

重庆市政府法制办高级法律专务谢建军表示,当前一些地方在落实支持民间投资相关法律法规方面,还存在规范性文件内容“打架”,项目审批程序繁琐,甚至一些文件规定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等问题,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职能转变还不到位,加强市场监管和促进民营企业发展的统筹考虑不足。

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郭冠男表示,当前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个别地方确实存在行政审批下放取消事项“数字很好听,效果不明显”的现象。在进一步深化行政审批改革中,要更加着重取消和下放“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以“指尖上的服务”打造精干政府。

钟惠波说,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个别地方存在权力边减边增的现象,导致民间资本在投资过程中仍然遭遇审批手续繁琐、审批效率不高等一系列问题。因此,下好简政放权的“先手棋”,需要政府部门进一步转变职能,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提升政府监管和服务能力。

抓紧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

当前,有民营企业反映,在市场准入条件、资源要素配置、政府管理服务等方面,仍难以享受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国民待遇”。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刘立峰举例说,地方政府在引进央企或国企时,可以实行零地价,并匹配大量经济适用房指标,民企则不可能享受同样待遇;国企和政府平台获取银行资金时都是基准利率,且多有下浮,贷款周期也较长;而民企贷款周期短,且多在基准利率上上浮20%至50%。银行对民企贷款非常谨慎,担保“民保民”不行了,必须“国保民”。

郭冠男指出,在现行市场准入制度下,民间资本市场准入门槛整体过高、准入管理程序复杂、准入公平性不够、准入透明度不够,造成大量的社会资本和行政成本的浪费,严重影响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也制约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

《通知》要求,各省(区、市)抓紧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进一步放开民用机场、基础电信运营、油气勘探开发等领域准入,在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等重点领域去除各类显性或隐性门槛,在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领域出台有效举措,促进公平竞争。

郭冠男建议,严格执行负面清单制度清除实际中存在的不当准入限制,如一些部门的“潜规则”和地方的“土政策”,使民间投资主体真正获得公平的、透明的、开放的市场准入条件。

《通知》还明确提出,各省(区、市)人民政府要针对自行出台的政策,开展全面自查,坚决取消对民间资本单独设置的附加条件和歧视性条款,加快健全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切实营造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投资环境。(经济日报记者 林火灿 实习生 李易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大家在看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