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商视界网首页  >>  潞商文化  >>   正文

潞商文化之潞绸悲歌

2010-08-05 14:07 来源: 互联网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山沟深石多的太行山上党地区,不仅仅有坚硬的煤与铁,也曾产过可以和杭州丝绸相媲美的优良丝绸—潞绸。

煤铁作为 山西的资源优势成就了潞商,但潞绸因资源贫乏也几乎毁了潞商。

明清两代,是我国丝绸业最为发达的时期。史料记载,当时著名的八大丝绸产地有苏州、 南京、杭州、嘉兴、潞安府、成都、广州、福州等地。其中,潞安府是惟一的北方丝绸主产区。

潞绸的鼎盛时期是在明代的嘉靖、万历年间。当时在潞安府 “登机鸣抒者,奚啻数千家,其机则九千余”,绸庄丝店遍布街巷,机抒之声随处可闻。由于潞绸在全国的畅销,身潞绸衣,着潞绸装,一时成为人们的时尚和必需 品。故明人郭子章说:“潞城机杼逗巧,织作纯丽,衣被天下。”

这一点,我们从明朝的许多典籍中可以得到印证。如沈瓒的《近世丛残》,翟九恩《万世 武功录》,方逢时的《大隐楼集》以及《张献忠陷芦州记》,创作于明初的杂剧《玉壶春》、《说唐》和冯梦龙的《醒世恒言》也多处提及潞绸,仅《金瓶梅》就有 17处提到潞绸。一种产品,能在短时期内载入典籍尤其是进入文学作品,而且如此广泛,可知其影响之深远;一种商品,从地方官吏到绿林好汉,从市民家属到青 楼妓女,“士庶皆得衣”,可想其销售之繁荣。

为了潞绸的生产和销售,为保潞绸名产的质量和信誉,从明到清,多少代机户和潞商作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潞绸的织造,离不开当地的蚕桑。虽然《隋书》上早有“上党之民多重农桑”的记载,但那只是小户的农家养蚕丝织,由于 地处北方的太行山上,种桑养蚕的地理条件远远比不上南方。清乾隆《潞安府志》上说“(潞绸)丝线取给山东、河南、北直等处。”也就是说,虽然潞绸质量上乘,但它的原材料多是由商人从外地运来的—这正是它致命的要害所在。

为了解决原材料问题,当地官员和百姓也曾克服气候干燥、天气寒冷等条件大量种 植桑树,然而丝线不足的问题始终存在。清代时,为了潞绸生产,潞商们必须远到四川等地从事生丝收购,长途贩运。

潞绸生产就是这样艰难而顽强地维持 着。潞绸不仅有雍容华贵的外表,更有柔韧坚实的质地。潞绸的制造和经营者,同样也具有这样柔韧坚实的品格。潞绸在原材料不足的情况下依旧能跨越千年的历史长河,就是最好的明证。

到了明清之交社会大动荡,以及朝廷的横征暴敛,广大机户不堪其苦,怒而“焚烧绸机,辞行碎牌,痛哭奔逃,携其赔累账簿,欲 赴京陈告,艰于路费,中道而阻”,终使潞绸行业一蹶不振。光绪八年,经中丞张之洞专折奏请,长治停额供之例,从此潞绸便销声匿迹了。

走进昔日风光无限的潞商院落中,古旧残损的彩绘飞檐掩饰不住往日主人的富丽生活,雕刻精细的花鸟鱼虫和书法造诣颇高的牌匾楹联,仍可看出潞商们文化修养、经商理念和处事总则。潞商作为晋商中最早发迹者之一,从“豪富大贾甲天下”到“无可奈何花落去”,留给我们的启示是深刻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大家在看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