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商视界网首页  >>  商业观察  >>   正文

若没有帮扶措施 山西民营企业将大面积倒闭

2015-09-02 09:56 来源: 山西日报

民营经济尽管有差距、民企尽管有困难,但在全省经济格局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30多年发展经验表明,民营经济发展快,全省发展就好,群众实惠也多

促进民营经济突破,根本在于简政放权、简出效率、放出活力;给政策,给服务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省委省政府在推进金融振兴、科技创新突破的同时,将工作着力点聚焦在民营经济突破上—

省领导密集调研,把脉发展之道;成立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协调多部门力量推动;全面推进“六权治本”,优化发展环境;颁布减负60条、发布金融支持民企名单、出台工业经济19条……全省民营经济发展推进大会的召开,将出台《关于加快民营经济发展的意见》,多措并举积极作为,帮助民营企业渡过难关、走出困境,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实现富民强省提供有力支撑。

此刻,全方位审视民营经济—盘点民企家底、厘清制约瓶颈、找准突破优势、规划发展路径,才能事半功倍,促进其更好更快发展。

民营经济存在的巨大差距和现实困境,制约着全省发展水平和经济实力。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推进“六大发展”、促进富民强省,需要民营经济贡献力量

6月初,广州全球最大照明展举办,2996家厂商赴会,东部省市参展企业数以百计,我省仅有长治高科和临汾光宇参展,显得势单力薄。

近几年,全国每年发布民企500强榜单,我省入围企业不超过10家,排名最前的在百名外,且多数是煤焦铁企业,入围数量、个体实力、产业类型均落后于发达省市。

照明展和榜单是我省民营经济实力弱小的缩影。省政府领导则总结为“少、小、单一、弱、低、慢”,从企业数量看,千人拥有私企7户,排在中部六省末位,不到江浙两省的1/3;从经济总量看,仅占GDP的54%,沿海等省则达70%以上,中部其他省则超过了60%;营业收入排全国23位,仅为全国的1.04%……主要指标多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中部六省中排位靠后。

这就是比较中看到的民营经济差距。省工商联主席、省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武章说,全省民营经济作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实力弱、差距大,是省域经济不强的主要因素之一。发达省市经验表明,只有民营经济发展好了,一省经济才有总量和质量。

民营经济差距本来不小,更雪上加霜的是,当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昔日明星企业海鑫开始破产、庞大煤企联盛债务缠身,煤炭企业濒临生死边缘,焦化企业整体萧条,钢铁企业大面积亏损……省内民企整体低迷,遭遇着资金紧缺、生产不足、价格低迷折磨,不少企业停产半停产,甚至亏损倒闭。省经信委主任张华龙忧虑地说,41%的企业市场订单减少,重点监测的22个产业群的2325家企业开工率仅为62%,1500家重点监测企业亏损面高达39%。

“民企到了生死关头。”某知名民营企业家说,若没有积极帮助措施,民企将大面积关停倒闭,民营经济会大步倒退。他所在的企业是全国煤焦设备龙头企业之一,和省内不少企业打交道,更了解企业真实状况。“企业能正常生产的没几家,持续下去不少企业会破产。”

民营经济尽管有差距、民企尽管有困难,但在全省经济格局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目前,企业数量占市场主体的90.87%,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到全社会的58.3%,经济完成增加值、上缴各种税金均占到全省一半以上,吸纳了75%的城市新增劳动力和60%以上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开发了75%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和80%以上的新产品,多项指标占到半壁江山,某些方面三分天下有其二。

改革开放30多年,山西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这一过程,山西经济日渐壮大,从温饱不足步入全面小康,从短缺经济进入富裕经济。

李武章说,民营经济为全省经济总量、财政收入、就业岗位作了重要贡献。我们30多年发展经验表明,民营经济发展快,全省发展就好,群众实惠也多。无论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还是推进“六大发展”,或是促进富民强省,都需要民企贡献力量、民营经济实现突破。

民营经济困境除资源型产业先天缺陷外,更主要有发展环境不优、生产要素短缺、服务体系不健全、企业素质提升不快等制约因素

导致民营经济差距和困境的原因是什么?经济学家认为,山西属资源型经济,产业相对单一、对外依存度大、抗风险能力弱,易受经济波动影响。当前国内外经济低迷、消费不振、产能过剩,民企存在困难是意料中的事。但差距如此之巨大、困难如此之严重,更主要因素是发展环境、引导政策、生产要素供给、服务体系和企业家素质不优或欠缺。

环境不优、政策落实不力、审批效率低是第一制约。

今年3月,桔子水晶酒店集团CEO吴海上书李克强总理说:“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吴海憋屈的是审批难、政出多门。其实,我省民企憋屈不比吴海少。

晋北某电厂2013年仅应付各级检查近500次,平均一天1次多。老总感慨说,来一拨喝一回酒,酒杯也喝烂了。管电厂部门很多,检查得苦不堪言,有时还得应付摊派和赞助,实在是太累了。

吴海们的憋屈,多数民企经历过。比检查更憋屈的是审批环节多、办事效率低。

大同某企业仅办理施工许可证就提供了52项资料和证件,办分项证件履行了10余项手续。负责人说,办好证件需500份资料,等手续办好,商机早失了。张华龙也说,一个项目手续办好,我省平均需要1年至3年时间,甚至更长。而多数省办手续仅需1个月,浙江1周办妥。

审批环节繁琐,企业满肚苦水;扶持政策落实不力,企业心灰意冷。我省对民企扶持政策没有发达省市优惠力度大。深圳市对照明参展企业给予一半费用补贴,我省几乎没有;扶持创业的税收减免、财政补贴数额不大;还有一些产业优惠政策则是空白,有些优惠政策实施细则不具体、操作性不强,实际运行起来难见效。

企业是鱼,发展环境是水;发展环境不优,企业发展困难增大、成本增加。山西财经大学杨志勇博士说,差的环境增加了经营成本,降低了竞争力,有时逼得企业去外地投资。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我省资本流入内蒙古达1000亿元、天津1200亿元、河南800亿元、陕西300亿元,“投资逆差”让本来不多的资金贡献着其他地方,受损失的则是山西。

金融、土地、人才等生产要素供给不足也是瓶颈。

襄汾80后小伙杨杰科在临汾销售养生食品,尧都农商银行先后贷款65万元扶持,他的生意越做越火成为晋南总代理。

小杨算是幸运。但多数民企没他幸运,被融资难和融资贵困扰。据调研,近九成民企融资困难,表现为银企信息不对称、贷款门槛高、成本高、渠道单一。尤其近两年严重,金融部门患上了恐贷症,对煤焦铁、家装建材、房地产急刹车“抽贷”,致使运转正常的企业停产,对前景不错的科技企业也惜贷,致使好项目错失良机。

土地、人才等生产要素供给民企也不足。采访发现,不少市县用地方面指标有限,优先保证国有项目、重点工程和大型项目,挤掉了中小微企业的份额;用人方面则是,高校毕业生或优秀人才愿意去省外、去行政事业单位、去国企,却不愿去民企就业。晋南有家企业上市想聘位注册会计师,但全市找不到合适的,只好高薪从外地聘请。企业负责人说,比资金和土地更缺的是人才。

我省中小企业占民企总数的99%多。中小企业需要中介机构服务和指导,但全省服务体系并不健全。

财政担保中介组织服务民企融资,岢岚县只有1家类似机构,资本金仅有108万元,成立几年没给企业提供过一次担保服务;全省没有服务民企的知识产权评估机构,企业申报专利,只能去外地办理;有关部门强制技术性要求强的工人上岗培训,往往是交钱就发证,没交钱就说工人上岗持证率不够,对企业进行罚款处理……

这仅是采访中遇到的几个例子。从南到北采访发现,服务方面确实欠缺,表现为:管理服务主体不明确、融资担保服务体系不健全、信息服务平台建设不到位、信用评价体系不完善、教育培训机制不规范、市场中介组织发育不充分。省人大常委会报告说,民企需要的创业辅导、技术支持、信息共享、法律援助等服务,尚处于起步阶段。即使设立了评估、监测、环保、会计、审计等中介机构,也具有极强的行政垄断性色彩,收费过高。

民营经济实力弱小,还与优秀企业家稀缺有关。

吕梁刘二虎从煤炭转型到种植加工业,辛苦操劳几年,不仅没赚到钱,投资还打了水漂。他无奈地说,种植业比挖煤复杂,咱的能力不适应。

刘二虎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民企人士转型经历。我省民企多数发家于煤焦铁,习惯了资源企业粗放管理,缺乏现代企业家的素质,有家族化管理,严重资源依赖症,有一夜暴富、小富即安心态,有守法意识不高等弊端。

企业家素质直接关系企业兴衰成败。优秀企业家缺乏,往小里说,企业难做大做强、难以可持续发展;往大里讲,制约民营经济发展,最终影响全省经济水平。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杨临生说,我省缺乏像淘宝马云、吉利李书福、娃哈哈宗庆后那样的优秀企业家,若有这么一批优秀企业家,不愁民营经济实力不强。

客观讲,造成民营经济今天的差距和困境,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单一因素,是多种因素多年交织使然。但盘点并不是屈服困难,恰恰是对困难的正视和解决的决心。

抓住全面深化改革契机优化环境,简政放权减少审批,给政策给服务,提升创业创新积极性,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局面

其实,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并不是新话题。上世纪80年代起,历届省委省政府施政方针,都会提及,从“鼓励”到“推动”,从“放开”到“积极支持”,也出台政策、给予资金鼓励发展。但民营经济虽有一定程度发展,至今总体上落后于发达省市、逊色于中部其他省份。

欣喜的是,今天,民营经济发展迎来了历史性机遇。省委省政府重拳净化政治生态,全面深入推进“六权治本”,拉出投资领域的“负面清单”,搭建起“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和“公共办事平台”等等,这些举措都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政府规范权力运行,构建健康政商关系,为民企前行松绑,民营经济必将释放新活力。

促进民营经济突破,根本在于简政放权、简出效率、放出活力。

2014年起,全省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实施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放宽公司注册资本登记条件、取消最低注册资本限制、简化经营场所登记手续,大大促进了社会投资热情。工商局负责人说,一年新登记各类市场主体24.67万户,同比增长28.28%,同期全国平均增幅为17.67%。其中新登记企业6.31万户,同比增长64.3%,平均每天登记252户。

一招改革,激发了公司注册热,带动了投资增长,带来了发展后劲。杨志勇说,若有更多管民企的实权部门都能放权,减少审批事项、简化审批环节,民企释放的能量会以万计,山西发展肯定不慢。

促进山西民营经济突破,简政放权是最大红利。杨志勇说,政府和职能部门要抓住全面深化改革和推进“六权治本”机遇,梳理现有审批,尽可能取消或缩减核准范围和核准权限,尽量不设或少设行政审批事项,禁止变相审批,减少企业审批成本。还要优化审批流程,特别是在项目核准、用地预审、环评审批、节能审批等方面减少互为前置的审批。一句话,通过简政放权,让企业项目审批起来真正速度快、花钱少、成本低。

促进民营经济突破,重点要给优惠政策、给到位服务。

深圳是LED企业聚积地,LED是支柱产业。特区对企业引进博士每年每位给20万资助、补贴购买国外MACD设备、参加LED展会给补贴。福建、浙江也出台LED扶持政策。长治高科老总李建明说,我们这方面扶持并不多,我省LED有了一定实力,若再加上好政策,发展得会更好。

给政策给服务,不发达的地区也做得风生水起。吉林新办民企2年之内免征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仅此一项,给企业让利6亿元;河北从2013年起,依托省级368家中小企业创业辅导基地、192家公共技术服务平台、104家省级民营经济人才培训基地、18家法律服务基地和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网络,给民企提供创业辅导、管理咨询、人才培训等全方位服务;四川对民企用地“开绿灯”,企业用地符合要求,一律采取划拨方式供给。

给政策、给服务,就是放水养鱼。一方面,要加大财政资金、税费扶持力度,让企业享受到真金白银扶持;另一方面,要大力培育和发展市场信息、管理咨询、创业辅导、会计审计、检验检测、法律援助、人才培训、融资担保等社会中介服务组织,建立健全社会化服务体系,为发展提供服务支撑。

促进民营经济突破,关键在于破除障碍、解决难题。

解决民企融资难、科技水平低、创新不足、用地不够等难题,省里已出台金融振兴和科技创新政策,相关部门也在细化实施细则。一系列含金量高、扎实有效的政策措施陆续出台,简政放权持续深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基础进一步夯实。李武章说,关键要落实好政策,要着力破除民营经济发展的体制障碍、加快民营经济综合配套改革,进一步研究完善民营经济在市场准入、公平竞争、金融支持、科技支撑、人才保障等方面的配套改革措施,做到民企和国企平等对待,本土企业和外来企业一视同仁。

促进民营经济突破,还需民企人士提升素质。

杨临生说,要引导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强精细化管理;引导企业家增强法治意识,依法组织生产经营,依法化解矛盾,依法参与市场竞争;引导企业家践行晋商精神,敢为人先掀起新一轮创业潮。

机遇稍纵即逝,突破任重道远。站在历史性新起点的山西,只有蹄疾步稳抓好民营经济突破,应对经济下行才有底气,“六大发展”才有支撑,富民强省才有动力,山西经济才有广阔前景!

民营经济突破新契机,需要我们去把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大家在看

文章点评: